RSS订阅

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清朝历史 > 正文

孤独的英雄——​多尔衮​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2日 | 作者:搬砖小青年 | 0个评论 | 368人浏览

1491428893289_0.jpg

孤独的英雄——多尔衮


三百六十多年前,寒冷的冬天。厚厚的白雪覆盖了河北承德郊外的喀喇城,一支马队从远处走来,最前面的一匹高头大马上,端坐着一位浑身戎装的中年人。面容有些憔悴,目光有些忧郁,但眉眼之间,却总是流露出一股掩藏不住的强悍和坚定,闪烁着一种让人敬畏的高贵和威严。

望着冬日阳光照射下的晶莹白雪,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他似乎在回忆往事,又似乎在思索人生,时而面带自豪,时而略显悲伤,时而发出几声叹息。突然,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似乎熄灭了,双眼一闭,身子一歪,猛然跌下马来。周围的人吓坏了,赶快围了上去,呼唤着他的尊号,把他抬回营帐。过了几天,他从昏迷中醒来,半个身子已经僵硬,说话也已含糊不清,神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唯独目光,总让人感觉一如昨日的执着坚定。一个月后,他的双眼终于永远地闭上了。满腔的热血也停止了流淌。那一天,他才三十八岁。

他的离世,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一个英雄时代的终结。后面还会有别的英雄出现,但像他这样的英雄,以前几乎没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不会再有人像他一样,十五岁就跨上马背走上战场,十六岁就力挫强敌成为统帅,二十岁就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此后十年间,身经百战,几无败绩,逐个战胜了当时中国兵坛上的几乎所有优秀统帅。接下来的短短八年,他跃马弯弓,纵横捭阖,南征北战,削平群雄,颁布国政,文治武功,完成了改朝换代、中华一统的大业,奠定了近三百年的江山。他不是帝王,胜似帝王,他生前众望所归、誉满天下,死后却众叛亲离、谤满朝野。他留给后人的,有崇敬,也有诅咒,更有深切的遗憾,和数不清的谜团。直到今天,他的英雄传奇,他的人生故事,他的功过是非,他的爱恨情仇,还在被无数人谈论和褒贬,还在令无数人赞叹或悲伤。


他就是爱新觉罗.多尔衮。他的父亲是大清奠基者努尔哈赤,他的哥哥是大清开国者皇太极,他的侄儿是大清入关第一君福临。他本人,是聪慧绝伦的睿亲王,是英武盖世的巴图鲁,是大清王朝的第一摄政王。


多尔衮,满语的意思是“獾”,一种类似熊的小兽。性机警,善捕猎,昼伏夜出于东北的茫茫林海之中。或许是天意使然,钟爱他的父亲赐给他这样一个特别的名字。他的母亲美丽贤淑,是女真乌拉部的公主,名阿巴亥,深得老罕王努尔哈赤钟爱。而他从小聪慧,禀赋卓然,更令已经年迈的父亲“爱如心肝”,并着意培养,希望这个孩子将来能继承自己,开创一番伟业。然而不幸的是,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父汗就因战场上的失败含恨而终。父亲死后的第二天,母亲被迫殉葬。从此,他和哥哥阿济格、弟弟多铎就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被继承了父亲汗位的兄长皇太极“恩养”在宫中,走上了艰辛的人生之路。

或许是太早失去了父母的呵护、家庭的亲情,他从小就多少有一些忧郁,心中总是缠绕着一些挥之不去的悲伤。尽管兄长是被众人推举登上了大位,但他幼小的心灵里,总感觉父亲生前更爱他,也更爱他的母亲。更何况,汗位上坐着的那个人,是在他母亲惨死之后登上大位的。因此,面对这位兄长,他除了敬畏外,恐怕内心很难有多少爱和亲情,甚至会有一些不满,一些怨恨。然而,他只能把这些埋藏在心底,年少的他,早已看到过太多刀光剑影、宫闱惨祸,早已知道权谋的诡诈、政治的凶险。于是,他比别人多了一些成熟深沉,多了一些机警明智。他懂得,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心竭力辅佐兄长、效忠兄长,这样才能免于猜忌、保全身命。而且自己还必须做得特别出色,才能在将来有一天实现父亲的希望,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小聪明的人,往往愿意炫耀自己的聪明;大智慧的人,则总是喜欢收敛自己的智慧,多尔衮明显属于后者。

面对比自己更加老练深沉的兄长,他谦卑驯顺,有功不归己,有过常自责。面对兄长的褒奖恩赐,他总是再三辞让,惶恐不受;面对兄长的指责训斥,他总是默然领受,从不辩驳。于是,他越来越得到人们的欣赏和喜爱,汗兄也对他信任有加,每临大战,总是将他倚为臂膀,或委以统帅之职,或共商战守之策。事实证明,他的战略思维、军事才能、指挥艺术、博弈策略,在当时努尔哈赤的子侄、八旗贵族的将领中的确无人能及。就像前面说的,十四五岁就上了战场,十六岁征察哈尔蒙古多罗特部,取得敖木伦大捷,俘虏万余,被汗兄皇太极赐号“墨尔根戴青”,意为“聪明统帅”,并正式册封“固山贝勒”,成为后金汗国最优秀的将领之一。从十七岁到二十岁,几年间屡次大败明军,兵锋直指北京城下。二十三岁被皇太极册封为“统兵元帅”,成为后金八旗大军的最高指挥官。同年,他率大军数千里奔袭,追击蒙古察哈尔王子额哲,从东北平原一直追到青海大草滩,最终使察哈尔十万兵马投诚,并为皇太极获得了元朝灭亡后遗失的传国玉玺。这一仗为后金彻底剪除了来自西边蒙古势力威胁,也为皇太极改后金为大清、由汗王变为皇帝做好了准备。九月凯旋至盛京沈阳,皇太极亲率众福晋、贝勒及文武群臣出迎数十里。再后来,他征朝鲜、战华北、平松锦,俘虏一代名将洪承畴。战无不胜,攻无不取,为大清国开疆拓土,为入主中原扫清障碍。当时的中国,有崇祯皇帝的大明、李自成的大顺和皇太极的大清三大势力,后来胜出的,是皇太极和他的大清,而皇太极之所以能胜出,除了自身的文韬武略外,最重要的,就是他幸运地拥有这位十四弟多尔衮。随着皇太极人过中年,他更多地是在沈阳的故宫中谋划国策、制定战略,而亲临战场浴血厮杀的是多尔衮。到皇太极五十一岁辞世之时,多尔衮的威望和地位,在大清国已经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实际的功勋业绩,则已经无人能望其项背。



公元1643年深秋,皇太极在伏案工作中突发脑溢血,与世长辞。一系列充满惊心动魄和迷幻色彩的政治活剧开始上演。谁来继承大位?皇太极生前没有立储,死前没有遗诏。当时爱新觉罗家族中最具这种实力的当然是多尔衮。当年和皇太极并肩而坐的“四大贝勒”中的其他三位,只有努尔哈赤次子代善还健在。但代善年事已高,且无心政治。剩下的“四小贝勒”即多尔衮的同母哥哥阿济格、同母弟弟多铎、多尔衮和皇太极长子豪格。阿济格和多铎都是一介武夫,除了喜欢厮杀抢掠外,并无多大的政治抱负和谋略。豪格广有战功,当时已被封为和硕肃亲王。亲掌正蓝旗,而且又有皇太极留下的两黄旗众多大臣们的支持,略优于有两白旗以及多铎支持的多尔衮。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豪格在关键时刻未能果断行事,在有大臣提出他具备继位资格时表示自己不具有治国之才,最终被军权在握并且已经深谙政治艺术的多尔衮顺水推舟,从而未能入承大统。

于是,没有人能再和多尔衮较量,可是,多尔衮本人最终也没有成为大清帝国皇帝。原因,一方面他和皇太极是同辈,而按照当时的制度,继位人应该从皇太极的儿子们中产生。另一方面,就是在一群男人的博弈争斗之中,出现了一位了不起的女人,她就是人们所熟知的孝庄太后。


关于多尔衮和孝庄太后的故事,无数文学影视作品已经演绎太多。孝庄是否下嫁多尔衮,成为清史最为著名的疑案之一。其实,即使下嫁了,也没什么奇怪的,也不一定和政治有关系。当时的满族人还保留着其先世“兄死妻其嫂”的旧俗,不能按汉人伦理观评判之。

不管是否下嫁,我愿意相信,孝庄是爱多尔衮的,多尔衮也爱她,自古蒙古女人爱英雄,满洲巴图鲁也总是钟情于草原明珠。最终,孝庄太后用自己的魅力和努力,让多尔衮放弃了皇位,采纳了郑亲王济尔哈朗的建议:让皇太极第九子也就是孝庄太后的独生儿子、年仅六岁的爱新觉罗.福临继承皇位,年号顺治。而多尔衮则以皇叔之尊,和济尔哈朗共同辅政。很快,多尔衮就晋升皇叔父摄政王,成为实际统揽大权的人。


此后的一年,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天崩地裂”。先是李自成打进了北京,崇祯皇帝上吊自杀,明朝灭亡。紧接着,大清国的八旗铁骑,也浩浩荡荡开进了北京城,干净利落地消灭了李自成势力。顺治皇帝坐上了紫禁城太和殿的龙椅,大清朝开启了二百六十八年江山。

这一过程的策划和指挥者,自然是摄政王多尔衮。他招降吴三桂,突破山海关,完胜农民军,定鼎北京城。他的天才尤其体现在山海关一役,对历史机遇的把握可谓天衣无缝。当时他只是照常率部前往关内骚扰掠夺,路上遇到了前来求援的吴三桂,才知道北京已经被李自成攻破。他当即决定不按吴三桂的要求侧翼打援,而是一举击败大顺军主力,直捣龙庭。如果说腐朽垂危的明王朝是蝉,狭隘短浅的农民军是螳螂,那多尔衮这个临时登场的黄雀就太敏锐果断了,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决定,天才与庸才便分了高下。


接下来他又一气呵成地灭南明、降四川、抚定华北、经略东南、平定江浙、进占岭南,多尔衮挥鞭策马,留给中国的是近千万平方公里的版图,和一个崭新的强大王朝,一个中国史册上前所未有的漫长异族王朝。刚过而立之年的他,终于实现了父兄的夙愿,入主中原,天下一统。中国历史上,能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只有汉高祖刘邦唐太宗李世民和他。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他,凭着那个还没坐稳皇位就开始奢靡无度的李自成,或者那个几乎把四川人杀光了的张献忠,中国会变成什么模样。明朝灭亡时疆域只有三百多万平方公里,如果没有他和他的大清朝,东北、内蒙、新疆、西藏恐怕今天都还是异域外国。

当然,我无意避讳他在这一过程中推行的那些错误政策。“嘉定三屠”、“扬州十日”是他的暴行,“圈地法”、“逃人法”是他的弊政,“留发不留头”使他被很多人永久仇恨。我不想讨论那段腥风血雨的是是非非,更不想参与任何满汉之争、华夷之辨。千秋功罪,自有历史评说,在我眼中,只有那个年轻的巴图鲁,他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为自己的父兄,为自己的家族,更为自己的民族。面对汉人的汪洋大海,面对数千年的“华夷之别”,面对各地如火如荼的抗清斗争,他很多时候别无选择。换了任何的另外一个人,未必会比他做得更好。




一切该消灭的都消灭了,一切能战胜的都战胜了。多尔衮没有了对手,只剩下了显贵的地位和崇高的业绩。这时他已经由“皇叔父摄政王”变为“皇父摄政王”,已经成为大清朝的太上皇。他唯一的对手,就是他自己。

接下来的故事,人们都很熟悉。和历史上发生过的无数次“权臣幼主”故事一样,多尔衮似乎开始在自己无以复加的地位和名望面前堕落了。他不把小皇帝福临放在眼里,对满朝大臣吆五喝六肆意驱使,他整日花天酒地声色犬马,到处游猎玩乐,选了一拨又一拨美女藏在自己的府中。他甚至还权欲熏心,为自己设计了龙袍和玉玺……于是,他死后终于被彻底清算,而清算他的人,一位在台前,就是被他一手扶上皇位、辅佐了八年的福临;另一位躲在幕后的,则很可能是整个清算活动的整体策划者,她就是传说中他曾经的情人——孝庄太后。

揭发信如雪片一般向皇帝和太后飞来,很多都来自昔日对摄政王“忠心耿耿”的臣属部下。一个个义正词严、大义凛然,俨然早就已经和多尔衮划清了界限,之所以在多尔衮生前表现得忠心耿耿,似乎都是策略,都是忍辱负重。多尔衮在这些揭发信中,体无完肤、十恶不赦,简直集古今中外骇人听闻的罪行于一身。他曾经那些丰功伟绩,似乎都变得不值一提。

于是,中国历史上上演过无数次的丑剧,再次尽情演绎。

多尔衮被名正言顺地掘墓鞭尸、削籍夺号,一切与他相关的历史,都被篡改被涂抹。他的功劳都归了别人,别人的罪孽则都加到了他身上。除了千夫所指的骂名,他似乎什么都没留下,没有留下儿子,没有留下府邸,没有留下一个坟丘。

但他留下了大清国,留下了二百六十八年的江山,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上天待大清国何其厚也,上天又待多尔衮何其薄也!


其实,迄今为止,历史研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多尔衮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有什么叛逆阴谋、篡位欲望。他的罪名,大都是清算过程中无中生有的欲加之罪。九泉之下的他无法为自己申辩,还活着的人中也没人为他申辩。他身后无子,只有一个女儿。他的亲哥哥阿济格也已被削爵幽禁,在他死后不到一年就随他而去。他的亲弟弟多铎则早他一年离开人世。至于那些以前所谓忠于他的下属大臣,此时几乎都成了揭发批判他的先锋。因为此时,他们的主子已经不再是多尔衮,而是顺治皇帝和孝庄太后。

至于他那些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则完全可以理解为长期心理积郁愤懑后的发泄。童年时代就积存在内心深处的孤独、忧郁和悲伤,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尤其是他这样一个大情大性的人。在内心深处,多尔衮极深的隐痛和愤懑并没有随着功成名就、位隆权重而消退。因此,他才会说:“若以我为君,以今上居储位,我何以有此病症?”(《清世祖实录》卷六十三)表明他心中的天人交战从未止息。

他幼年丧亲的痛楚,母亲不明不白的惨死,对皇太极的恩怨纠葛,对豪格的切齿痛恨,皇太极在位时他那长达十七年的隐忍退让,两次与皇位失之交臂的遗恨,对孝庄皇太后的情意,对帝国肩负的责任,对大清帝国无人能比的丰功伟绩,还有小皇帝福临对他既畏惧又憎恶的眼神。这一切的一切无不交相煎迫,在他心中充满了焦虑、愤恨、不平和无奈。在入主中原、一统神州之前,有那么多仗要打,那么多事要做,多少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让他暂时忘却了那些痛苦。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这些东西争先恐后涌上心头,这可能就是他高度复杂矛盾的性格和诸多错误作为的根源。

他可能经常会想:我一生出生入死,最后得到了什么?一个“皇父摄政王”的虚名而已。皇位两次应该属于我,可我拱手相让;大清太庙里应该有我的牌位,可将来一定不会有;现在小皇帝福临就这样憎恶我,等我百年之后,会如何对待我,会如何歪曲我的一生?我为大清献出了一切,可最后大清的史书上我会是什么模样?我甚至没有得到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她对我虚伪的爱,不过是为了她儿子的登基……既然这样,我又凭什么不能用烈酒和女人给自己一点补偿,在声色犬马、醉生梦死中得到一份快乐?

他没有做到中国古代圣贤那样“功成身退”,而是用烈酒、犬马和女人发泄着自己作为一个英雄满腔的愤懑。但正因为这样,他才显得那么真实、那么坦诚。经历了太久的压抑和痛苦,在刀光剑影的政治斗争、九死一生的战场厮杀之后,他还没有完全丧失一个男人应该有的爱恨情仇,变成麻木的政治牺牲品。这,是多尔衮的幸运,也是许多人爱他敬他的原因。

地位崇高而又严于律己很让人敬佩,地位崇高却又能保持一份青春年少的情感意气,则更让人喜欢。


中国历史上“功高盖主”的人物,不外乎两种结局,一种是功成身退,安度余生。另一种则是鸟尽钩藏、兔死狗烹。多尔衮能够自然死亡,死后才遭遇后一种结局,或许已经算幸运了。

他被掘墓鞭尸、削名夺号百余年后,他的后人终于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也郑重其事地将他尊为“清成宗”,入祀太庙。这些对他已经毫无意义了,他早已走完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人生。坦坦荡荡而来,真真实实而去,短暂的人生,演尽了悲喜。

现在的北京城,还有一座普渡寺,据说曾是他的王府。除此以外,他再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痕迹。清东陵和清西陵,安葬着那么多贝勒王子,却居然没有他的一席之地。

或许,这也是他的幸运。他不会被盗墓,地下的魂灵不会被人打扰。

而且,不管把他和谁葬在一起,对他都多少有点不公。整个大清历史上,名字配和他写在一起的,只有他的父亲努尔哈赤、哥哥皇太极,以及康熙皇帝。但这三个人都是君临天下、九五之尊。只有他,到最后还只是一个摄政王,孤独而又痛苦的摄政王。所以,他是独一无二的。

就在清东陵,风水墙外,孤独地矗立着一座陵墓,和风水墙内的诸多陵寝相距甚远,如荒坟野冢。它的主人,就是那位与多尔衮纠缠不清的孝庄太后。甚至有人认为,她之所以被独自葬在这里,就是因为曾经下嫁多尔衮,或者和多尔衮的暧昧关系。多少有些损害皇家的“威仪”。

孤独的睿亲王,如果在天有灵,是否会时常把目光投向这里,注视着同样孤独的孝庄太后,发出几声叹息……


标签:多尔衮​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站长QQ/微信:1549911942。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