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两宋历史 > 正文

水浒传中的妓女​李师师​真有其人吗?有几个相好?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 作者:搬砖小青年 | 0个评论 | 107人浏览

(安以轩版李师师)

【作者简介】陈二虎,笔名红叶,蒙古族中的契丹人。翁牛特旗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

原题《水浒传中的妓女李师师: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

女乐歌妓的色艺,营造了古代繁华世态的风流情韵,也为男人们提供了双重消费与双重满足的欲望,纵观历史,有多少人热衷于倚红偎绿,沉湎于秦楼楚馆的醉人风月之中。华丽的居所,妖娆的娇娘,美酒佳肴,弦管笙歌,莺歌燕舞,颇有诱惑力。也成了古人一个重要的社交场所,无论是为了满足人的某种本能需要也好,罪恶之源也罢,一直拥有市场,也从古至今一直未衰。

但是,古代的妓与今天那些仅仅靠出卖肉体的女子不同。如果仅是将古代的妓等同与今天的“妓”也就无法洞晓歌妓的魅力所在,自然也就无法理解世人对她们的迷恋。她们不仅靠胴体来吸引男人,更靠技艺和修养令男人倾倒。

色艺俱佳,既有美貌更有艺术修养与精深造诣,雅而不俗,嘻而有韵,她们展示了一个完全不同于家庭夫妻的别有洞天,娱情又慰心,享受美人,好酒,雅乐,歌舞之妙,又可与她们交流诗文和那些与他们内人无法交流的情感和愿望,当然也可以尽情地与她们分享无拘无束的床第之欢。中国古代的妓也有不同的分类,品味殊异,清人余怀就著有专门论妓的《丽品》。

我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中,宋江带领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受招安,就是当时艳名噪天下的名妓李师师从中穿针引线,并在第七十二回、八十一回、一百二十回中给予绘声绘色地描绘。

李师师,历史确有其人,而且是一个侠义的女子,无论史料还是传说,多有记载。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五《瓦舍众伎》条记载:“崇观以来,在京瓦肆伎艺,主张小唱:李师师,徐婆惜,封宜奴,孙三四等,诚其角者。”张邦基的《汴都平康记》中说:“李师师慷慨飞扬,有丈夫气,以侠名倾一时,号飞将军。每客退,焚香啜茗,萧然自如,人靡得而窥之也。秦少游《淮海词》,《赠汴京李师师》词云:‘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看遍颖川花,不似师师好’。”

少游,是指当时的词人秦观,他还写过一首《一丛花》,回忆与李师师的缱绻风流。词云:

年时今夜见师师,双颊酒红滋。疏帘半卷微灯外,露华上,烟袅凉飔。簪髻乱抛,偎人不起,弹泪唱新词。

佳期谁料久参差,愁绪暗萦丝。想应妙舞清歌罢,又还对,秋色嗟咨。惟有画楼,当时明月,两处照相思。


秦观这天生情种,一夜风流让他对李师师念念不忘,可知李师师的魅力。

北宋政和年间,居住在京城金线巷的李师师色艺冠绝,上至帝王,下至文人士大夫,莫不倾心盘桓其间,流连而忘返。《宋诗钞》载:晁冲之举进士时,与陵阳喻汝砺“挟轻肥游帝京,挟官妓李师师掷缠头以千万,酒船歌板,宾从杂遝,声艳一时。”年少这幕风流倜傥的韵事一直令晁冲之念念不忘,十余年后重来京师,还想重温旧梦,然此时的李师师“声名溢于中国,李生(李师师)者门第尤峻。”

晁冲之感念往昔,赋诗曰:

少年使酒入京华,纵步曾游小小家。

看舞《霓裳羽衣曲》,听歌《玉树后庭花》。

门侵杨柳垂珠箔,窗外樱桃卷碧纱。

坐客半惊随逝水,主人星散落天涯。

一般而言,文人狎妓宿娼并不像商客老财,无赖子弟那样仅仅是为了满足声色本能之欲,他们还有更高层次的需求,即情感的沟通,文化的交流,技艺的欣赏,像李师师这样颇有艺术品位的,自然受到文人雅士青睐。


当时的北皇帝宋徽宗自称“神霄玉府虚净宣和羽士道君”的赵佶,是一个十足的“享乐主义”,一生醉生梦死,深湎于酒色犬马之中,《水浒》栩栩如生地再现了宋徽宗的性喜渔色,成群的妃嫔不足以发泄他的欲望,还“逛窑子”寻找刺激,并专门挖了地道,打通内宫至娼妓李师师家的地下通道,且有“拽动铃索”等设备,每次钻地道均有“小黄门”前导,“扮作白衣秀士”。宋江,燕青两次私访李师师,都遇到宋徽宗“从地道中径到李师师家后门来”。

《青泥莲花记》载:“徽宗自政和后,多微行,乘小轿子,数内臣导从往来李师师家。”

宋无名氏的《李师师外传》记载:宋徽宗每次到李师师家,都有赏赐:“计前后赐银钱帛器用食物等不下十万。”皇帝微行嫖娼是很不光彩的事,虽然每次都十分严密,但还是被人发现给抖搂了出来,由是得罪。

据说武功郎奕曾是李师师前夫或是相好,从李师师那里得到宋徽宗经常来会李师师的消息,似乎还亲睹了二人幽会,便写了一首《南乡子》词:

闲步小楼前,见个佳人貌似仙。暗想圣情浑似梦,追欢,执手兰房恣意怜。

一夜说盟言,满掬沉檀喷瑞烟。报道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

这词三传两传就让宋徽宗知道了,于是,这贾奕被贬到琼州。

但也有因写徽宗嫖娼而升官的。也就是被后人称之宋徽宗与大晟词人周邦彦李师师的“争风吃醋”。李端义《贵耳集》卷有载,周邦彦因《少年游》词获罪,又因《兰陵王》词而得幸,颇富有戏剧性。看来这李师师更喜欢周邦彦呀。


难怪《水浒传》作者把李师师写入《水浒传》中,成全了宋江一伙的招安,这李师师确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刘子翚《汴京纪事》诗云:

辇毂繁华事可伤,师师垂老过湖湘。

缕衣檀板无颜色,一曲当时动帝王!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站长QQ/微信:1549911942。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