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两宋历史 > 正文

​寇准​的悲剧:澶渊之盟竟成了他的滑铁卢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0日 | 作者:搬砖小青年 | 0个评论 | 97人浏览


节选自《宋朝果然很有料4》,中国工人出版社

两件错事

景德三年(1006年)初,寇准接连干了两件错事,终于把自己推到了悬崖边上。

第一件错事,鄙视南人。

还是那件事,这一年,宋真宗打算提拔一个叫晏殊的南方学子,结果寇准突然站出来,说了一堆什么“不能重用南方人、太祖有遗令,不用南人为相”的话,直接把南方人都给得罪了。

从那以后,朝廷至少有一半的人,都开始讨厌寇准,跟他对着干了。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寇准竟然还不知道悔改,他索性又干了一件事情,把剩下的一半官员也给得罪了。

第二件错事,就是修改了朝廷“论资排辈”的规矩。

史料记载,寇准任命官员时,从不打感情牌。若有权门弟子请托官职,寇准全部拒绝,反而大力提拔寒门子弟。在提拔官员的时候,寇准也唯才是举。

然而,寇准这样做,却无意中坏了官场的规矩。

何为官场规矩?四个字形容——论资排辈。

咱们都知道,历朝历代,官场都有一个老大难的问题,招进来的人数,永远比国家提供的职位数多。对于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论资排辈。

打一个比方,如果官场是一个餐厅,只能提供一百个人用餐。当一百人占好了位置后,后面来的人再想吃饭,只能在外面等着,前面一个人吃完了,后面一个人才能进去。这样的结果,大家也都没有什么怨言。

从被管理者角度讲,这个规则简单透明,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反正早晚都有座位。从管理者角度讲,这个办法操作简单,只要把加塞儿的人管住了,大家就都没有怨言了,也不用担责任。


可是现在,这个非常好的“官场规矩”,却让寇准无情地破坏了。对于寇准而言,官场毕竟不是餐厅,做官也不是为了吃饭,而是要做事的。从做事的角度出发,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自然要提拔那些真正有才华、适合这个工作岗位的人,而不是那些熬资历、只知道混吃混喝的人。所以说,即便寇准破坏了“官场规矩”,他也问心无愧。

虽然寇准的这种做法,利国利民,但这样一来,那些搬着板凳、已经熬出了资历的官员们,岂不是白等了吗?寇准这么做,不就彻底得罪了他们吗?这些人要是不反击,那才叫新鲜。

此外,寇准提拔官员,除了破坏规矩外,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他大搞一言堂,从不跟其他人商量。

有一次,中书省的官员送给寇准一份官员考核表,要求寇准按照表格上的名次任命。官员还告诉寇准,名单上的人为官多年,考核优秀,理应升迁。结果,寇准看都不看这个考核表一眼,他告诉其他官员:“身为宰相,就应该让有才能的人上,没本事的人下。若一直按照资历进行考核,那就不符合宰相‘选贤退不肖’的工作宗旨了。”

寇准的这番话,是没错,但问题是,不是每一个官员都是这样想的。那些维持这个官场规矩的人,更是恨透了寇准——老子等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能进去“吃饭”了,你突然整来两个“加塞儿”的,我们要是没有怨言,那才叫见了鬼。

因为独断专行、不守规矩,官员们越来越不能忍受寇准了。有人秘奏宋真宗皇帝,说寇准经常擅自做主,公开违背皇帝的旨意。

见此秘奏,宋真宗大吃一惊,他立刻宣召寇准进宫,问有没有此事。寇准来到后,不改当年“本色”,对于这种事情,寇准供认不讳,他还强势地反问了宋真宗一句:“若臣全部遵循陛下的诏命,事情如何快速办好?”这里的潜台词是:你在拖我的后腿!


可想而知,宋真宗被这么噎了一句,心中这叫一个憋屈,他很想痛骂寇准一顿,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只能一笑了之,把寇准送走了。

虽然皇帝还在容忍寇准,但敏感的王钦若知道,经过这两件事情后,寇准已经成了满朝公敌,他现在已经走到了悬崖的边缘,即将坠入万丈深渊。

现在,只需要轻轻地一推……

小人的口才

景德三年(1006年),有一天上完早朝,当寇准依旧大摇大摆、目中无人地离开后,王钦若却悄悄地留了下来,他对宋真宗道:“陛下如此信任寇准,是因为他对社稷有功吗?”

对于这个问题,赵恒有点蒙,他惊讶地回答道:“对呀,‘澶渊之盟’,寇准建立了不世之功,全国人民都知道。”

王钦若压低了声音,慢慢道:“澶渊一战,陛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认为寇准有大功,这让微臣如何说起?”

“爱卿所言,何意?”赵恒完全被说晕了,他满腹疑惑地看着王钦若,等待着他的答案。

见“鱼儿”已经上钩,王钦若摆出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情,慢慢说道:“陛下,与辽国签订盟约,这没错,也不是坏事。但问题是,签约的地方,是在宋朝的腹地澶州。敌军在城外,您在城里,被人堵着家门口签盟约,这不是《春秋》里记载的‘城下之盟’吗?这是不折不扣的投降,怎么还能引以为荣呢?”

王钦若的这番话就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直接劈在了赵恒的头上,瞬间劈得他找不到北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恒万万没有想到,他之前引以为傲的“澶渊之盟”,竟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耻辱协议。自己最得意的三十万岁币,竟然成了卖国求生的罪证。而他自己,早已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还自鸣得意,浑然不知……

正当赵恒悔恨不已时,王钦若又不失时宜地加了一把猛料,让这个皇彻底暴跳了起来。


“陛下,您知道赌博吗?”王钦若道。

“赌博?什么赌博?”正在懊恼不已的宋真宗没有反应过来,他看着王钦若,疑惑地反问道。

“陛下,就是普普通通的赌博呀,咱们都知道,赌博这个玩意儿,可是要有赌注的。”说完,王钦若咽了一口吐沫,对着一脸茫然的宋真宗继续解释道:

“陛下,赌徒在赌博时,输到红眼时,就会把所有赌注押上去,这叫‘孤注一掷’。而您,就是寇准最后的赌注!”

“我是赌注?”宋真宗越来越不理解王钦若的话了。

“是的!”王钦若非常肯定地回答道:“陛下,寇准当年逼您御驾亲征,一次次地逼您上前线,就是把您当成自己最后的‘赌注’。用您当作筹码,与辽国决一死战!赌赢了,寇准立下奇功,赌输了,他不过失去‘筹码’罢了。寇准为了博取盛名,却拿您的生命在冒险。‘澶渊之盟’后,天下都知道寇准的功劳,可谁又知道当时您的处境呢?”

王钦若还未说完,赵恒已经忍无可忍了,他歇斯底里地大喊道:“够了!以后谁再敢提‘澶渊’二字,严惩不贷!”

王钦若的这番话,彻底把皇帝逼疯了。赵恒的记忆瞬间回到了澶渊之战时,战场的厮杀,临死的悲鸣,恶臭的血腥味,敌军手拿本方战士的首级高唱凯歌的场面……

一想到这些,宋真宗都能被吓得从梦中惊醒,但寇准却以什么江山社稷、国家安危的那些破道理,忽悠自己上前线,愣是把自己往那个地狱里推。而他推自己的原因,竟然是赌徒的孤注一掷,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

回味至此,宋真宗皇帝真是悲从中来。

见皇帝已经明白了,王钦若窃喜不已,他马上跪安,退朝而去。当然了,临走时,王钦若也不忘再加一把猛料:“陛下,就在刚才,寇准下朝时,好像还跟您说什么:让您千万不要忘了,没有他,您都回不到这个开封城,当不上这个太平天子……”

就这样,王钦若在“不经意”之中,完成了对寇准最后的绝杀。

皇帝彻底醒悟了。

寇准彻底没戏了。

第二天,盛怒之下的赵恒下令,罢免寇准宰相官职,把他轰出朝廷。因为在这位皇帝的心中,寇准已经不是自己的英雄、忠臣了。他是一个肮脏的赌徒,一个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就把自己当筹码的恶棍。必须把这种“小人”轰出朝廷,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站长QQ/微信:1549911942。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