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魏晋历史 > 正文

书圣​王羲之​为何爱吃堪比海洛因的五石散?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6日 | 作者:搬砖小青年 | 1个评论 | 85人浏览

吸毒是什么?对于这个话题,朝阳区人民群众非常熟悉,也很有发言权,就以演艺圈里为例,吸毒的所谓名人一抓一把,但吸毒并非近现代的专利,跨越2000年的时空,魏晋南北朝时期,吸毒就俨然成了贵族和上流社会的时尚,

并且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还衍生出了诗歌、玄学,

甚至成了一场关乎哲学和人生、理想的思考。

今天,史努比就要穿越时空,带你去考察一下古人的吸毒与哲学、身份、名利,以及诗歌的复杂关系。

魏晋时期吸毒的鼻祖,当首推曹操的养子何晏。

▲何晏

话说曹操本人,在东汉末年本是官宦子弟,年少时斗鸡走狗,与后来的死敌袁绍等人,也曾经是一起吃喝玩乐的好兄弟,适逢汉末乱世,曹操从纨绔浪子,最终几经征战,成为挟天子以令天下的一代枭雄,但英雄一世,终究难逃生老病死。


成为北方霸主后,曹操便开始学习秦始皇汉武帝等人,四方延请术士,捣炼仙丹之类的玩意,当时曹操甚至招徕了精于辟谷服饵的郤俭,擅长行气的甘始,通晓房中术的左慈等人,一起鼓捣神丹妙药,以求延年益寿。

上有所好、下必效焉,曹操如此,曹操的养子何晏自然懂得如何奉迎养父了,这不,曹操这个养子也厉害,投其老爹所好,加上自己也有本事,竟然研制出了一种此后风靡中国达五六百年之久的超级毒品:五石散。


神秘毒品五石散:一位浪荡子的首创

五石散是个啥玩意?

大家或许都听说过五石散,但今天,我们要来说说它的配方。

五石散,主要配料是五种药石,即:

紫石英

白石英

赤石脂

钟乳

石硫磺;

另外佐以十种中草药配料:

人参、海蛤、防风、栝楼、白术、桔梗、细辛、干、桂心、附子


然后捣弄、筛选为散,用酒送服。

▲五石散的药石含有毒性

五石散的原始药方,本为汉代名医张仲景“侯氏黑散”、“紫石寒食散”二方,是治疗伤寒、大风用的,但没想到何晏这个浪荡公子,竟然歪改药方,对张仲景的药方原料或增或减,研制成了所谓能“壮阳、强身”的神药。

何晏长在后宫,本人又好色溺酒,身体自然很差,但自从自己捣鼓出了这个药方,何晏竟然自称从此身体倍棒儿,引得整个魏晋社会侧目关注了。

前后害死两位皇帝,爱好者仍络绎不绝

晋代的医学家皇甫谧,对于这个肇始自何晏的药方是如何流行的,有这样的记载:“近世尚书何晏,耽声好色,始服此药,必加开朗,体力转强,京师翕然,传以相授......晏死之后,服者弥繁,于时不辍,余亦豫焉。”

意思是说,此前的尚书何晏,沉湎酒色,身体很差,但自从服用了五石散以后,身体竟然变好了,当时就轰动了整个京城洛阳,于是大家争相传授药方,服用仙药,何晏死后,服用五石散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东西我也吃了。


▲魏晋南北朝时期,世人为五石散疯狂

作为曹操的养子,势倾朝野的何晏更是当时整个魏晋社会的玄学、清谈的领袖,对于这种世家弟子和统治家族成员,世人是有着普遍膜拜心理的,加上社会以讹传讹,无意间,从何晏首创的五石散这种毒品,开始风靡了整个魏晋社会。

五石散有慢性剧毒,吃了后容易使人躁狂发热,甚至脱掉衣服裸奔狂走、痛苦不堪,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时人其实也已知道,但却仍然乐此不疲,从这一点来说,这与近现代的吸食鸦片、海洛因、摇头丸之类并无区别。

从魏晋时期的何晏开始,由于服用五石散而导致瘫痪、甚至致死的名人实在不少,晋代的重臣裴秀、晋哀帝司马丕、北魏道武帝拓跋珪等都因服用五石散致死,而晋代学者皇甫谧更是因此落下残疾,但即使到唐代,服用五石散的人仍然是前仆后继,如唐代中期的布衣宰相李泌,就因此食用五石散而变得“暴成狂躁”。

扭曲的时代:吸毒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

尽管曾经害死了两位皇帝,但五石散仍然一直流传,这又是为何呢?

对于魏晋南北朝的世人来说,天下大乱、世事无常,精神中萌生的空虚与无妄,加上对于神仙不老之道的渴望,使得这一期无论是道教、佛教还是玄学,都在时代的土壤中得到了最充足的养分,人的虚幻与迷离,是助长吸食五石散的重要原因。

而能吃五石散,更是一种身份与名利、地位的象征。

从五石散的配方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不是一般的毒药,如果讲究成本,即使放在现在,也不比海洛因之类的便宜,因此在魏晋时期,能吃这个玩意的人,非富即贵,能吃五石散,在当时可是一种赤裸裸的炫富。

▲在古代,只有权贵人家才吃得起五石散

吃了五石散会导致毒性发作,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有个术语,叫做“石发”,类似现在毒瘾发作的意思,于是搞得北魏孝文帝时期,洛阳市集中有的平民,竟然假装到处打滚,说惨了惨了,我“石发了”,市场中有的人知道这小子其实没钱,是在装逼,就问他说,你啥时候吃的石(五石散)啊?然后这个人就说,我昨天去市场买米,米里面有石,吃了以后就发作了,然后引来现场哄堂大笑。(事见《太平广记》)

对于当时的普通老百姓来说,能够吸食五石散,即使毒瘾发作,那也是地位非常尊贵的事。


所以以当时的社会风气,吸毒竟然成了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俨然成了一种荣耀。

爱吸毒的嵇康:魏晋风度不为人知的侧面

在吸食五石散的名人中,嵇康也是其中一位。作为后世推崇的竹林七贤的其中一位,嵇康在临死前演奏一曲广陵散,使得无数人感慨千古。而喜欢食用五石散的嵇康,竟然将哲学、山水与人生,与吸毒进行了演绎。

嵇康与魏晋时期的其他名士一样,喜欢自己深入大山采集五石散的原料。

三国志·魏书·嵇康传》就记载:“康采药于汲郡共北山中,见隐者孙登”,史书记载嵇康“尝采药游山泽,会其得意,忽焉忘反”。

▲嵇康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与毒品、山水的结合

嵇康作为曹氏家族的姻亲,在司马家族上位后,一直试图逃避政治,寄情山水,而为了服用所谓五石散而深入山林,与隐士清谈,游玩山水,已然成了一种人生的洒脱的标志,中国山水诗的发端,也与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名士,喜欢游山玩水有很强烈的关系,尽管吸毒为害很大,但却成了嵇康逃避政治、寄情山水的无奈之举,并且成为了魏晋风度的真实写照之一。

吸食五石散有害,但有时却是无奈的苦果。

东晋的名士殷顗,就是为了保命而吃的五石散。

东晋时,殷顗的堂弟、大将殷仲堪决定跟桓玄(桓温之子)、王恭一起谋反,殷仲堪一再邀请堂哥殷顗加入,但殷顗却一再拒绝,这使得殷仲堪非常恼怒,无奈之下,殷顗大量服用五石散以自废身体。

当殷仲堪去看望他并表示担心时,殷顗答道:“我的病不过身死,但你的病却是灭门。”由此可见,在乱世之中,吸毒有时甚至成了一种慢性自杀的无奈之举。

“书圣”王羲之:毒品与极乐的生命体验

号称“书圣”的王羲之也很喜欢吃五石散。

王羲之留存至今的书帖中,就披露了他吃五石散后留下的后遗症:“吾服食久,尤为劣劣”,“烦不得眠”,“食至少”,“大吐”,“沉滞兼下”,吸毒后一身的病,在今天欣赏王羲之书法的同时,有时候,也像在看王羲之自述的病历。

但跟嵇康一样,政治上并不得意的王羲之,吸食五石散,有时也是一种人生的失意选择,并且无意间成就了他的哲学意境和书法,王羲之喜欢跟嵇康一样,自己上山采集制作五石散的原材料。

▲王羲之:吃五石散吃出一身毛病

《晋书·王羲之传》就记载:(王羲之)又与道士许迈共修服食,采药石不远千里,遍游东中诸郡,穷诸名山,泛沧海,叹曰:“我卒当以乐死。”

与道士一起游历各个名山,采药吸毒,泛舟大海,在人生的极乐中,王羲之感慨,我最后“当以乐死”。

对于魏晋南北朝的名士来说,在时代的虚无感中,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生命体验,而正是在这里,吸毒俨然已与时代、人生、哲学、生命、诗歌和品德融为一体,这是一种多么复杂的时代写照和精神奇遇。

“药王”孙思邈:呼吁消灭五石散

但五石散毕竟有害,而且毒性不小,因此就在魏晋南北朝当时,就有了许多关于如何解毒的“解散方”(五石散的解药),但实际上,这根本没啥作用,在诸多毒品的危害案例面前,到了唐代以后,世人终于慢慢开始害怕了、敬畏了。

▲孙思邈:呼吁焚烧五石散药方

隋唐之际的名医、“药王”孙思邈就曾经呼吁,“有识者遇此方,即须焚之,勿久留也”,建议一碰到五石散的药方,应该马上将其焚烧掉,切勿久留,以免遗祸人间。

而世人也逐渐清醒,唐宋之后,最终五石散消失在了历史的舞台之中,成了一场有关时代哲学、魏晋风度、生命体验、山水与诗歌的终极绝唱。


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1#网赚博客  2018-07-06 16:46:34 回复该评论
感谢分享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站长QQ/微信:1549911942。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