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民国历史 > 正文

税警总团:宋子文一手打造的中国最精锐的非正规武装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8日 | 作者:搬砖小青年 | 0个评论 | 1658人浏览

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期的中国,有这样一支军事武装,他们拥有素质优良的人员、装备精良的武器,加上庞大的编制,使其一度被誉为中国最精锐的部队。有趣的是,这样一支部队却不是正规军,而是隶属于财政部管辖之下的税警,这在当时乃至如今,都显得十分奇怪。

本文的主角,就是这样一支曾经不存在于中国军队正式建制中的精锐武装。

税警总团的来源,是财政部所属的盐务缉私警察,简称“盐警”,它的任务是“盐务保产、护运、警卫及缉私”。民国时期的军费开销十分庞大,这其中一大部分来源靠的就是税收,而盐税收入则是其中较为重要的一项。因此,盐务缉私就成为国民政府财政部的重要工作事项之一。


“多国联军”

1930年10月16日,4个特务团合编为缉私处特务旅,由温应星兼任旅长,旅司令部设在上海,所属各部亦陆续集中到上海及附近郊县整训。

1925年,年仅31岁的宋子文出任广东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3年后接任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部长,他在任内大力改革盐务缉私体制,并于1931年5月成立“财政部税警总团”,在其努力经营下,税警总团的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达到新的高度,即便是当时中央军的嫡系部队都相形见绌

由于温应星身兼陆军宪兵和财政部盐警武装数职,使宪兵军官和盐警武装的关系变的逐渐复杂起来,宋子文决定将两者关联切断,使盐警武装能够真正独立。1931年5月15日,宋子文见条件已经成熟,宣布正式成立“财政部税警总团”,原特务旅所属部队尽皆编入,取消“特务”字样,改为“步兵”第1、第2、第3、第4团。宋子文任命王赓为总团长。一个月后,炮兵营、工兵营、补充营合编为特种兵团。值得一提的是,时任特种兵团的团长即为此后著名的抗日将领孙立人。时任第1团第1营营长则是梁启超第三子——毕业于美国弗吉尼亚军事学院的梁思忠,他参加了一年后的淞沪抗战,不久后因病去世。


温应星,毕业于美国西点学校,跟随宋子文筹建税警总团,先后任税警总团第一任及第四任总团长


税警总团虽然成立,但装备陈旧,亟须更换。为此,宋子文特地从财政收入里划拨专门经费,并通过八国财团的赞助从德国购买一批M1932毛瑟手枪、1924式毛瑟步枪、ZB26轻机枪和马克沁重机枪,专门聘请8名德国退役军官担任军事顾问,协助训练,这使总团的武器装备和人员素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即便是当时中央军的嫡系部队都相形见绌。在军官构成上,除了美国、日本和国内(主要以黄埔军校和东北讲武堂毕业生为主)军校的优秀毕业生外,英国法国的军事留学生也开始在中级军官中充当要职,这也使总团被戏称为“多国联军”。


从表面上看,总团的规模与普通陆军师无异。但实际上普通的步兵连只辖3排9班,而总团的步兵连辖3个排,每排6班,每班14人,配备轻机枪1挺,全连252人,全总团人数更是达到3万余人。鉴于税警总团的不断壮大,加上该军事武装不受军方节制,使宋子文成立总团的目的一度被怀疑为“自建武装,别有所图”。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宋子文于12月10日被免去了财政部长的职务,他所拥有的税警总团也在16日交付军方改编。

税警总团就这样从财政部脱离,被正式列入陆军建制。

孙立人(后排左一)在税警总团时期的照片

一战淞沪

1931年9月18日,日军在沈阳突然发动九一八事变。事变发生后,举国震惊,社会各界纷纷要求政府组织抵抗,并收复失地,税警总团亦递交请愿书,希望能调往东北参战,但迟迟没有下文。10月7日,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的总团第3团排长康宝森深感“国破家亡,满怀义愤”,他在无法达成北上参战的希望后开枪自戕,以明其志。康宝森自杀后,第3团于12日在龙华举办追悼大会,参会者达2000余人,纷纷誓言要“奋斗到底,为康烈士复仇”。但国民政府寄希望于国联,没有调军北上协助东北军组织抵抗的计划。

1931年12月16日,税警总团奉命缩编为国民政府警卫第2师独立旅。根据军政部的命令,原总团长王赓改任独立旅旅长,所属5个团并编为3个。不过蒋介石的下野却影响到了这次改编,因为国民政府警卫军及所属第1师和第2师也被撤销了番号,这就使税警总团的建制仍然得以继续维持。

1932年1月11日,国民政府警卫第2师确定改番号为陆军第88师,税警总团也因此变化而被赋予了第88师独立旅的新番号。但在实际改编中,名义上离职却仍然对总团有实际控制权的宋子文却暗示总团拖延改编进度,依然维持第4团和特种兵团的存在。对此,军政部曾表示异议,并再次下令第88师独立旅在嘉兴完成缩编任务,不想淞沪抗战的爆发,再次改变了该部命运。

1月28日夜23时30分,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突然对闸北地区的中国驻军第十九路军发起进攻,当即遭到守军顽强抵抗。29日凌晨1时,第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第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淞沪警备司令戴戟向全国各界发出联名通电,表示“正当防卫、捍卫守土,是其天职,尺土寸草、不能放弃。为救国保种而抵抗,虽牺牲至一人一弹,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民国军人之人格。”

2月5日,位于松江待命的税警总团接到已于1月30日复职的财政部长宋子文电令,暂归第十九路军总指挥蒋光鼐指挥,随根据蒋氏命令派暂驻嘉兴的第2团开赴上海担负北新泾至虹桥一带的守备任务。出于保密目的,税警总团继续以第88师独立旅名义参战。第2团抵达目的地后又于13日移驻真茹,归第78师师长区寿年指挥。此时第十九路军已与日军全线交火。

2月23日,第2团奉命与第61师三个团接替友军第88师庙行阵地,受该师副师长张励指挥。从23日战至25日,第2团在防区内屡次击退日军第9师团的进攻,并俘获一名日军士兵。26日,第2团因连战三日伤亡较大,奉命撤往张家宅集结整理,考虑到该团已有部分损失,总团长王赓抽调第3团第1营开赴前线,暂归团长古鼎华指挥。但仅过一天,第2团又根据战况需要被调到北站接替友军第60师防务。就在第2团再次开赴前线时,总团长王赓却擅离职守前往公共租界美国大使馆访友,结果被日方俘获。王赓被俘后,宋子文临阵选将,指派总团总参议、毕业于广东陆军讲武堂的莫雄接任总团长。

战事正紧,部队主官却擅离职守并被敌方俘虏,这对税警总团是一个沉重打击,进而引起了舆论的指责。王赓虽在战后被日军释放,但终以“擅离防地、玩忽职守”的罪名被军事法庭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从2月28日下午开始,第2团又在阵地上与进攻的日军发生激战,至3月2日奉命撤往钱门塘。3月4日,在国联大会的决议下,中、日两国停战,淞沪抗战至此结束。据统计税警总团第2团,淞沪一战计负伤316人,阵亡226人。

3月5日,总团奉命开赴昆山整补,重新公开使用税警总团的名称,并正式归还财政部管辖。


再战淞沪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华北形势危急。在此情况下,日本位于青岛的海军陆战队蠢蠢欲动,似有挑起战事的可能。青岛市市长沈鸿烈认为所属海军及陆战队兵力薄弱,一旦日军发起进攻将无法抵御,因此急电军事委员会,请求增兵协防。

军事委员会考虑到青岛的特殊性,为使华北局势在可控范围内(事变虽然发生,但中、日两方一直在谈判),决定调派非正规军番号的税警总团第2支队前往协防。总团长黄杰接到命令后,即命支队长王公亮指挥所部于7月12日乘坐火车抵达青岛市郊布防。

7月15日,王公亮所率部队受到沈鸿烈的热烈欢迎,并在随即召开的军事会议上公开表态:“保卫青岛,是我们军人神圣的职责,要在沈总指挥领导下,准备战斗。”就在第2支队加紧准备以防日军进攻的时候,日本海军及所属陆战队带着日本侨民于9月4日开始陆续撤离青岛,这使青岛局势得到缓和。

9月15日,位于海州的总团部接到军事委员会电令,蒋介石命总团全部兵力集结后开赴上海参战。黄杰(8月9日被任命为第8军军长,税警总团编入该军战斗序列)随即召集营以上军官宣布命令,随即电召第2支队立即返回海州。

两浙盐务缉私第九营官兵欢迎焦局长摄影纪念。税警总团的来源是财政部所属的盐务缉私警察,它的任务是“盐务保产、护运、警卫及缉私”,因民国时期军费一大部来源靠的是税收,尤其是盐税收入,故盐务缉私是国民政府财政部的重要工作事项之一。

考虑到第2支队返回需要时间,黄杰决定以第1支队所属部队为第一梯队,总团部及各直属单位为第二梯队,第2支队为第三梯队,陆续沿陇海、津浦、京沪铁路输送出发。30日,黄杰设司令部于潘家巷,命所属第1团驻苏州河北岸的北新泾镇,第2团驻彭浦镇,第3团暂归第88师指挥于江湾备战,第4团驻葛家巷(江桥镇东北约1公里),第5团驻郁公庙(大场阵约3公里),第6团仍在铁运途中,待抵达后再行分配任务。

从10月3日起,税警总团被第3战区司令长官部以团为单位拆散使用。其中第1支队及后续抵达的第6团派往大场协同友军作战,第2支队主力派往蕴藻浜协同友军作战。税警总团虽然装备好,但实战经验却很少,这使部队一上火线就吃尽了苦头。

在蕴藻浜方向,第2支队所属第4、第5两个团分别配属给第17军团所属的第1军和第8师,两个团在团长孙立人和丘之纪的指挥下奋勇作战,但仅参战三天,便在日军优势火力的压制下伤亡惨重,其中第4团第3营阵地几易其手,营长张在平虽然裹伤率领敢死队投入白刃,但阵地仍然于5日拂晓被日军突破,随即第2营的防线又告不稳,这一情况迫使第8师投入最后一个营的预备队反攻,才重新稳定防线。第17军团军团长胡宗南见第4团和第5团伤亡过重,只得命令两团残部撤出战斗,开赴真茹休整。

在大场方向,第1支队和第6团从10月9日开始与日军发生激战。第1支队起初还能沉着反击,但在日军的火力压制下,接连数天伤亡惨重。第6团初上战场即遭到日军优势火力和部队的猛攻,团长钟宝胜虽在一线督战坚持不退,但打到12日时所部仅剩一营兵力。因此,第1支队和第6团皆在14日被调离阵地,开赴苏州河南岸休整。

税警总团此次上阵虽然坚持了近半个月,但该部表现令人失望。由于宋子文和孔祥熙的干预,3名副总团长古鼎华、何绍周、王公亮皆于10月16日被明令免职。在黄杰推荐下,一批黄杰的旧部被调到总团任职。如第25师第73旅旅长梁恺接替古鼎华,第2师第4旅旅长赵公武接替何绍周,另提拔团长孙立人接替王公亮,由于梁恺和赵公武此时都在河北阻击日军暂时无法到职,因此第1支队暂由黄杰直接指挥。

10月26日,日军进逼苏州河,稍事休整并得到千余补充兵的税警总团于此时再次被调上前线参加。为了使部队能够集中战力,黄杰于27日命令裁撤第2团和第6团,将第2团的官兵补充给第2团,第6团的官兵补充给第4团和第5团。

10月30日,日军全线对据守苏州河南岸的中国军队发起猛攻。税警总团全体官兵为洗刷初战的耻辱,纷纷出力死战,这其中以周家桥地区的战斗最为激烈。日军从此地接连发起7次强渡,都被守军击退。此后日军凭借优势火力仍然继续发起强渡,税警总团所在阵地工事“大半为之摧毁”。31日夜,日军偷渡刘家宅,守军经一小时苦战,终被日军突破。11月1日,第5团奉命反攻刘家宅,未能成功,团长丘之纪也在2日的战斗中不幸阵亡。

刘家宅的丢失,使周家桥阵地成为重要的支撑点,第2支队司令孙立人亲自督战,亦身受重伤。坚持至3日,税警总团阵地终交由第36师接替,残部撤到徐家汇休整。鉴于总团伤亡惨重,黄杰不得不将部队再行缩编,其中第1支队缩编为第1团,任命龚贤湘代理团长;第2支队缩编为第4团,任命张在平代理团长。11月8日,税警总团残部奉命撤离淞沪战场向镇江转移。12月3日在完成掩护友军撤退的任务后改开安徽六合、全椒整补。

据战后统计,税警总团此次会战计阵亡4333人(其中军官190人),伤15000余人。

税警总团残部于1938年1月初移驻阜阳整补。孔祥熙原拟将财政部库存的三个团装备补充总团,但尚未实行,军事委员会却于2月3日命令将税警总团缩编为陆军第40师。黄杰随即遵命行事,改编所部为4个团,由自己兼任该师师长。

第40师成立后先后参加过武汉会战、冬季攻势、浙赣会战,在抗日战场上出力颇多,但也参加了臭名昭著的“皖南事变”。1948年11月22日,第40师在淮海战役中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歼灭。

第40师成立后的编余人员以及在淞沪会战中负伤痊愈的官兵为了维系税警总团的血脉,在孙立人的号召下于1938年3月1日在长沙成立盐务缉私总队,由孙氏担任总队长。该部后来恢复税警总团名称,并在再次接受陆军改编为新编第38师后扬名缅北战场,给日军以重创。

猜你喜欢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站长QQ/微信:1549911942。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