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历史爱好者集聚的地方!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两宋历史 > 正文

北宋名将狄青为什么会被弹劾?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6日 | 作者:搬砖小青年 | 0个评论 | 1357人浏览

狄青是北宋名气最大、经历最富传奇色彩的将领之一。他年少犯事,被刺面而发配从军,在军中因为能骑善射、勇谋兼备,而被范仲淹等文臣惜其才而举荐,从小卒擢升为方面大将。更因为他在战场上披头散发,戴青铜面具,冲锋陷阵时犹如恶鬼,因此所向难当,在对西夏的战争中屡建战功。

blob.png

 后来狄青又作为大军统帅,奇袭昆仑关,剿灭侬智高叛军,收复广西地区,声望达到极点,班师回朝后,被宋仁宗破格提拔为枢密使,然而这也埋下他被众臣猜忌、并群起而攻之的祸端。

兵者凶器也,因此作为执凶器的武人,必须严格控制。文官政府提防与限制武人参政,本是天经地义。现代各个主要强国,不论实行何种制度,皆不约而同以文官政府执政,现役军队将领被限制不能参与政务。这都是因为人们意识到军队这头怪兽的能量太过强大和恐怖,必须牢牢关在笼子里,施以各方制约。

如果放出这头怪兽,让军事将领能够自主参与甚至决断国家大政,便可能形成吞噬一切的军国主义政权,死伤数以亿计、几乎毁灭人类的两次世界大战,便是惨痛教训。而宋朝由文官士大夫集团执政、压制武人地位的根源,同样是汲取晚唐五代兵乱的教训。

唐朝晚期和五代十国时期,各路军阀数十年混战,杀得中原大地生灵涂炭,田地荒芜,白骨堆积如山,死尸被腌制当做军粮。此时手握刀剑的武人地位何其隆高,文官儒士与之相比犹如猪狗, 可那样的国家,那样的政权,那样的天下,究竟又有什么可取之处呢?

因此,当从人间地狱劫后余生的人们,在初生的大宋王朝便痛定思痛,以数十年之功徐徐图之,终于解决了持续数百年、困扰无数明君良臣的藩镇骄兵难题,并确立了影响后世千年的文官政府体制。

宋朝历代帝王身体力行,倡导“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官僚士人主导舆论时评,称唯有「东华门唱名金明池赐宴」的进士们方才算得上“好男儿”,以广泛科举制来收揽天下精英,终于实现了文官士大夫与天子共治天下之道。

虽然这种以文驭武体制,必然导致了重文轻武的弊端,但从来矫枉必须过正,令国家再无武将割据反逆之祸,中原百年无事,百姓安居乐业,实为功德无量。

狄青之所以名气甚高,是因为他并非出身世代将门,而是从行伍小卒出身,却做到枢密使这一国家宰执的高位,经历甚为传奇。 可是这个传奇本身,就是宋仁宗力排众议、乾纲独断的,狄青本人的能力资望,并不足以胜任这一位置。 他的军事才能和战绩,即使只在北宋一朝也也远算不得出类拔萃。

且不说宋太宗朝第一名将李继隆,两次大败辽国名将耶律休哥,斩首万级,又大破党项叛军,几乎将西夏扼杀于摇篮,

blob.png

宋真宗朝第一名将曹玮,多次大败西夏李继迁(李元昊之父),三都谷之战大破吐蕃三万铁骑,斩首万级,令北宋西部边境安定四十余年。

狄青的战绩比这两位先辈明显逊色,且不必论,此外还有章楶、王韶这些进士出身的文官名将,论战功论将才,又哪里比狄青差了呢?

狄青的人品操守,也远远算不上完美无暇,而是功名之心甚重。他之所以和之前赏识提拔他的韩琦、范仲淹等文臣,在之后都产生极大矛盾,分道扬镳,其实一半责任要算在他自己身上。

比如韩琦之所以会当面打脸,称「东华门唱名金明池赐宴」的进士们方才算得上“好男儿”,是因为狄青竭力称赞力保的那个“好男儿”焦用,其实是个贪污军款,被不堪忍受的部下告发的兵痞,韩琦不顾狄青求情而斩杀此人,正是为整肃军纪。而狄青却因此怀恨在心,觉得自己不如韩琦的只是“少一进士功名“。因此,宋仁宗定要让狄青这样一个德不配位、无以服众的武人出任全国最高军事长官,因此才会遭到文官士大夫们的集体抵制。这更违背了宋朝开国百余年来的文官政府传统,很容易让人不愉快联想到五代乱世,如后周王朝建立者郭威,便是在后汉政权枢密使的位置上,起兵篡了皇位,自己也落得个满门百余口被杀的惨痛下场。

宋初从晚唐与五代兵乱汲取的最大教训便是,「一千个文官贪污对国家对百姓的危害,也比不上一个武将割据一方,起兵造反。 这在当时不止是赵宋皇帝的私心,更是整个统治精英集团的普遍共识。

因此,在所有文官士大夫看来,宋仁宗的任命,是成心把狄青这个于国有功的将才去往火坑里推,让他成为举国公敌,人人必欲除之而后快。 

包括欧阳修、文彦博等名臣在内,不断上奏章弹劾狄青,是为大宋王朝防微杜渐之“公“,亦是为文官士大夫集团压制武人之“私”,两者本为一体,密不可分。

而他们给狄青加以种种捕风捉影、不切事实的”罪名“,并非要致狄青于死地,而仅仅是为了逼宋仁宗将狄青调任,正是出于为国家保全功臣的”公心“,也是真心为了狄青的前途着想。

正如唐朝初年,李靖攻灭东突厥汗国回朝后,首先收到的就是一大堆朝中大臣弹劾他的奏章。立下灭国不世之功的武将,因为满朝百官群起而攻之,就避免了君主必然的猜忌,免去了可能的杀身之祸。所以李靖战战兢兢伏地请罪,唐太宗宽免其”罪“仍赏其功,如此则上下得安,才是保全功臣之道。

可惜,宋仁宗和狄青都不能体会一众大臣的良苦用心。宋仁宗坚持了四年,才终于扛不住满朝众臣,给狄青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宰相头衔,让他离开中枢外放陈州。狄青也因为这四年的持续煎熬,如坐针毡,竟郁郁而终。

blob.png

两宋三百年,论文化和经济发展水平,可说是冠绝华夏古代各朝;而宋仁宗赵祯执政时期,文明之华美、人才之昌隆又可说是盛冠两宋,这一切都离不开范仲淹、富弼、韩琦、文彦博、欧阳修、吕夷简、庞籍、包拯、王安石、司马光、苏轼、苏辙、曾巩、张载、程颢、章惇、王韶等千古名臣的群策合力。

和在历史星河上众星璀璨的宋仁宗“嘉佑、庆历盛治”相比,狄青个人的悲剧,也只是历史大潮的小小浪花罢了。这场悲剧不能变成大唐卫国公李靖一样的喜剧,如果非要找一个所谓“凶手”的话,也只能是拔苗助长、不切实际的宋仁宗。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站长QQ/微信:1549911942。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
随机文章
民国历史
明清历史
两宋历史
隋唐历史
魏晋历史
三国历史